离婚!我要跟你离婚,我再也不要被你卑鄙的锁住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0
  • 来源:精品国产自在拍500部-激情大片免费看

  离婚!我要跟你离婚,我再也不要被你卑鄙的锁住,不要,我再也不要关在这充满美丽谎言的鸟笼里!

  他的心一阵失序乱跳,手不由自主的使了力,手中的酒杯硬生生被捏得碎裂,刺痛感让他心惊的回神,手一松,破裂的杯子应声落地,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
  “经生,你怎么了?”翰铃闻声扭门进来查看。

  “没事,我没将酒杯拿稳,摔到地上去了。”看见她进来,明经生恢复平稳的表情。

  “呃……我请人进来收拾。”她看向碎了一地的玻璃。

  “嗯,麻烦你了。”他淡漠的用手拨了拨散落前额的头发。

  “你的手?!”她愕然吃惊的看到他的手正淌着血,而他显然不自觉。

  明经生这才注意到自己受伤了,双眉微微拢起。“没关系,涂个消炎药就可以了。”

  “这怎么行,我看看!”她急切的拉过他的手掌要查看仔细。

  他毅然收回自己的手。“不必看了。”声音非常的沉。

  翰铃呆若木鸡的定在原处。他总是拒绝她,不管她如何的付出,他能给的永远只是冷漠的距离,她很受伤,不断的在受伤,但他视若无睹,无动于衷。

  她知道这一切是她自找的,怨不了别人,如今只要能望着他就够了,她甘愿成为他眼底的一抹黑影,没有重量,可确实存在的黑影。

  明经生僵硬的旋过身,随手抽了几张面纸止血。

  “真的不让我帮忙吗?”她忍不住问。

  他看了她一眼,面无表情的拿起桌上的电话,拨了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号码,几秒钟后电话被接起了。

  “喂,是我。”他的声音不再冰冷。

  翰铃徒然变了脸。他拨给那女人!

  “我受伤了,人在办公室,你能来陪我去医院吗——”他话还没说完,人也变了脸,愣愣地垂下电话,任话筒传来被挂断后的嘟嘟声音。

  “水墨不来吗?”见他无波的脸庞上难得出现错愕的表情,她立即按捺下对杨水墨的醋意,心急的问。

  他摇着头,什么也没说。

  她气愤的握拳。只有那女人能让他失常,能让他有情绪!

  她嫉妒那女人能有这种能耐,嫉妒极了!

  “她太过分了,听到你受伤竟然无动于衷,一点夫妻情分都不顾——”

  “出去吧!”明经生打断她的不平,冷硬的赶人。

  “你!”她脸色一阵青红。

  “很抱歉,我想一个人静静。”他神情更冷了。

  翰铃泄气不已,看了一眼他手上的伤,他不会愿意让她照顾的,深知他要的始终不是她,就连替代也不能够,她垂头丧气的走出他的办公室。

  门关上后,他颓然的跌坐回椅子上,任身体陷进椅子里,闭着眼感受手上传来的阵阵痛麻感。

  手越痛越好,这样就能忘记他还有一个地方也在强烈的喊痛,胸前的方寸间痛得更加教人难以忍受!

  她真的决心屏弃他的所有了吗?

  是这样的吗?

猜你喜欢

那年,绿绿的眼睛也迫她承认,她是虚伪的假善人……虚伪呵……

那年,绿绿的眼睛也迫她承认,她是虚伪的假善人……虚伪呵……下意识地,她把两双眼睛相迭合,绿绿的眼眸,在她眼前延伸……不觉中,她又是怔仲……“你想要什么,为什么不诚实说出来?至少

2020-03-05

赶紧将妻子拥得紧紧的,这男人还是有潜在危险的!

赶紧将妻子拥得紧紧的,这男人还是有潜在危险的!“喂,你还没答应我……好好好,不去医院画,那你起码让我将今天的画完成,水墨的眼神我还没揣摩够,再给我一点时间!”看着他带着她就要走

2020-03-05

夫妻俩相视一眼。“翰铃,难道你不想出院,还想继续待在疗养院?”明经生问

夫妻俩相视一眼。“翰铃,难道你不想出院,还想继续待在疗养院?”明经生问。“不,我想离开这里。”“但你在美国没有朋友也没有住处,如果不接受我们的安排,你没有地方可以去。”“她有,

2020-03-05

离婚!我要跟你离婚,我再也不要被你卑鄙的锁住

离婚!我要跟你离婚,我再也不要被你卑鄙的锁住,不要,我再也不要关在这充满美丽谎言的鸟笼里!他的心一阵失序乱跳,手不由自主的使了力,手中的酒杯硬生生被捏得碎裂,刺痛感让他心惊的回

2020-03-05

可偏偏这些花招用得不彻底——这家伙在整得她欲仙欲死之际

可偏偏这些花招用得不彻底——这家伙在整得她欲仙欲死之际,以娃儿安危为名,撤了,在她娇喘要求更多时,又撤了,她受不了,难耐主动地攀住他的身子,一杯苦得作呕的安胎药就又灌进她口里了

2020-03-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