难怪那绝色男宠往他身边一站,立即失色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8
  • 来源:精品国产自在拍500部-激情大片免费看

  难怪那绝色男宠往他身边一站,立即失色。

  就见卞无晨挑起那男宠下颚,蓝色眼珠瞄了一眼,唇角勾出的弧线带着轻蔑。

  “下去吧!”那男宠教他绝情的喝退了。

  果然不入他的眼!楼兰王更急了。客人不爽快啊,这、这该如何是好?都怪那丫头……

  “王上,这晚宴有点无趣。”在楼兰,恐怕也只有他敢当面对着楼兰王讲这种话。

  “啊!”楼兰王慌了手脚。

  “其实我听说王上有个貌美如花的公主,卞某原是想见识一下的,可惜公主可能不屑与我见面,卞某坐了近一个时辰了,还是无缘见她,既然如此,我先回去了,下回有空再进宫拜见王上您了。”卞无晨干脆起身要走。

  “别……别走,月牙泉她……她一会就到,朕……朕已经要人去催了。”楼兰王赶紧说。事实上他能请得动这人,就是要人暗示将会献上爱女,才让他肯赏光进宫,哪知,他一切安排就绪,自己那不肖女竟——唉!

  “您只怕催不来了吧?”卞无晨冷笑。要来早来了,哪可能让他等足一个时辰还不见人影,他卞无晨的时间宝贵,这会就算那月牙泉再貌惊四座,他也失去了兴趣,一个胆敢与他比大牌的人,他还不屑以对呢!

  “这……卞……卞……别走……笨蛋,还不迎上去送人!”楼兰王见他已起身离去,心知拦不住人,只得气呼呼的要左右赶紧上前恭送他出宫,这礼数非得做足到最后,希冀别因此而惹怒了这人,从此断了他的经济命脉。

  卞无晨出了大殿,瞥见身后跟上了七、八名宫中礼官护送,闷哼一声,故意掉头绕了路,打算在宫里多晃荡一圈,让这群人忙一下,转了脚跟的朝号称禁地的后宫走去。

  礼官们马上变脸,完全不知道该不该阻止,这后宫住的全是楼兰王的女人以及未出阁的公主们,这位贵客这样大剌剌闯进,不只冒犯了宫中大不韪,也会惊动了里头娇贵的女眷。礼官们急得团团转,想阻止又不敢得罪,只得冒着汗的紧跟着他,期望他绕一圈后,能不惊动人的安静离去。

  卞无晨自然知道这群人的想法,作恶的眸子一闪,他向来不是好打发的人物。

  华丽的身子大摇大摆的晃进后宫,一进后宫马上就“运气不好”的撞见了一群楼兰王的嫔妃在亭子里扑蝶,这群女人乍见陌生男人的容貌竟如此俊俏,当下惹得她们春心荡漾,直呼哪来的俊郎君?还不顾羞耻的频频对他抛起媚眼来。

  这位邪气郎君也不教她们失望,朝着她们露出摄人心魄的一笑,几个女人当下捧心,差点没乐昏。

  礼官们见状全都傻眼。这卞无晨当真魅力无边得……妖气冲天啊!

  惹得一干女人昏头后,卞无晨便露出戏谑的笑容,转身打算走人了。原来楼兰王的女人也是这般的庸脂俗粉,无趣!

  甩头往另一头去,忽地,他瞥见不远处的草丛里,伸出了一双裸露的嫩足,足上系着罕见的紫铜铃铛,那玉足一动,百步之外的他彷佛能听见那清脆的响声。

  “啊!糟了!是月牙泉公主,她正在——”他身后的一名礼官冲口而出后,随即就被身旁的人摀住了嘴,不让他多说一个字。

  卞无晨皱了眉,眉心的红宝石也跟着挑动了一下。原来那双嫩足的主人便是月牙泉,那好,他倒要见见什么样的女人敢无视于他的存在,三催四请还借故不出现。

  举步朝那草丛走去,每走一步身后的人就惊跳一下,当他走了第三步,几个人终于忍不住的拉住他的衣角,但他仅是撇头回以冷冷的一眼,几个人立即松了手,这下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多加阻挠了。

  不只如此,在他的示意下,几个人还被要求噤声,不敢发出警告通知那草丛里的人有人靠近,只能硬着头皮,干著急的跟在他身后,朝那草丛走去,草丛的草颇高,走近些才发现这里藏着的原来不只一人,还多了个男人!

  两人皆脱了鞋的横躺在草丛里,四只脚随着嬉闹声不时交缠着。

  “喂,你说脱了鞋踩在草丛里,能吸引小虫子出现,让我捉了喂金丝雀,可是咱们鞋子都脱了老半天了,怎么还不见半只虫子?”草丛里一道娇嫩的声音夹着抱怨传出。

  “这……再等等,待会虫子就会出现了……”男人心虚,支吾着。

  “你该不会是为了瞧我的裸足,故意骗我的吧?”

  这声调众人听得出来,她没有真的生气,只是佯怒假嗔。

猜你喜欢

那年,绿绿的眼睛也迫她承认,她是虚伪的假善人……虚伪呵……

那年,绿绿的眼睛也迫她承认,她是虚伪的假善人……虚伪呵……下意识地,她把两双眼睛相迭合,绿绿的眼眸,在她眼前延伸……不觉中,她又是怔仲……“你想要什么,为什么不诚实说出来?至少

2020-03-05

赶紧将妻子拥得紧紧的,这男人还是有潜在危险的!

赶紧将妻子拥得紧紧的,这男人还是有潜在危险的!“喂,你还没答应我……好好好,不去医院画,那你起码让我将今天的画完成,水墨的眼神我还没揣摩够,再给我一点时间!”看着他带着她就要走

2020-03-05

夫妻俩相视一眼。“翰铃,难道你不想出院,还想继续待在疗养院?”明经生问

夫妻俩相视一眼。“翰铃,难道你不想出院,还想继续待在疗养院?”明经生问。“不,我想离开这里。”“但你在美国没有朋友也没有住处,如果不接受我们的安排,你没有地方可以去。”“她有,

2020-03-05

离婚!我要跟你离婚,我再也不要被你卑鄙的锁住

离婚!我要跟你离婚,我再也不要被你卑鄙的锁住,不要,我再也不要关在这充满美丽谎言的鸟笼里!他的心一阵失序乱跳,手不由自主的使了力,手中的酒杯硬生生被捏得碎裂,刺痛感让他心惊的回

2020-03-05

可偏偏这些花招用得不彻底——这家伙在整得她欲仙欲死之际

可偏偏这些花招用得不彻底——这家伙在整得她欲仙欲死之际,以娃儿安危为名,撤了,在她娇喘要求更多时,又撤了,她受不了,难耐主动地攀住他的身子,一杯苦得作呕的安胎药就又灌进她口里了

2020-03-05